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理論研究?>?百家爭鳴

當代書法評判與國展評審蠡議

江西省書法家協會2015-12-04程序員

當代書法評判與國展評審蠡議

唐紹祿 劉帥

2013年,《中國書法》開展了一場關于當代書法評判體系的討論,從而開始了中國書壇對于當代中國書法熱潮的理性思考。當代書法的普及和繁榮,改變了近一個多世紀以來中國書法的生存狀況,夯實了書法生存和發展的基礎。但是我們也應清醒地看到,在當代書法的發展進程中,還存在著各種不同層次、不同程度的問題,需要學術界認真梳理和探討,作出客觀、理性和歷史的評判,這有利于指引書法的前行之路。

當代書法評判是個寬泛的話題,它包含書法創作、書法理論和書法批評等方面的內容。當代書法是以展覽為重心和標志的??梢哉f展覽主導著當代書法創作前行的方向,引領著各種書法風潮的興起與落幕。三十多年來,中國書法經歷了難以數計的各種展覽和比賽,對于當代書法來說,這三十多個年輪是由一個又一個的書法展覽年組成的??梢哉f,此起彼落的各種展覽大賽,構成了當代書法的主要特征?;诖?,這里所說當代書法評判,只是相對于當前書法展覽作品而言,或者,對于當代書法的評判是以書法創作特別是國展作品為觀照。國展評審則泛指從專題展到中國書法蘭亭獎在內的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各種全國性書法展覽,而非僅指四年一屆的全國書法篆刻作品展,也不包括其它非中國書協主辦的各種全國性書展。在這里,筆者試圖以當代書法創作為視角,從國展評審這個側面審視當代書法評判的得失。

一、國展評審中權威性和學術性的缺失

在當代文化語境下,如何評審書法作品的優劣高下,如何評判書法藝術的發展狀況,如何建立起一個較為完善的書法評判體系,已成為當前書壇內外關注的一個熱點問題。

中國書法家協會這個標志中國書法藝術最具權威性的團體,是當代中國書法繁榮和發展的領導集體和動力引擎。在展覽評審方面,為建立權威性和學術性,確保藝術競爭的公平公正,中國書協在近十年來作了很多有益的探索和努力,設置了評審委員會和監審委員會,實行評審與監審二權分立,加強了評審過程的監督,實行了電子投票制等體制機制,在技術程序上建立了嚴密的流程,機制在不斷改進和完善,評審過程越來越規范,取得了較好的成效和可喜的進步。也許,現有的國展評審機制,是當前條件下唯一可行的,雖不完善,但最大限度地保證了評審的公平。

中國書協是絕大多數追求愛好書法藝術的人們向往的藝術殿堂,很多人把進入這座殿堂作為自己人生事業的奮斗目標,在加入中國書協這一目標的驅動下,人們對中國書協舉辦的展賽趨之若鶩,對手握參賽作品生殺大權的評委頂禮膜拜。當代書法的熱潮正是由展覽推動,各種書法風潮也是由展覽掀起。由此可見,國展評審及其評審隊伍對于當代書法發展的重要之所在。

隨著當代書法展覽的興起及社會環境的變化,書法藝術從專業走向社會大眾,從書齋走向展廳和市場,與此同時,社會上一些消極因素也隨之而來,社會性滲透改變了書法固有的生存和文化狀態,當代書法在審美價值及審美標準的評判上,已然發生了較大變化。而對于書法作品的評判,似乎還沒有適應這種變化。因此,每一次全國性書法展過后,總是會留下太多這樣那樣的問題和遺憾,每一次大展的評審結果,總是難以取得較高的社會認可度,特別是獲獎作品,總是那么差強人意,常常遭遇質疑和罵聲陣陣,作為中國書法最高獎的中國書法蘭亭獎也不例外。這從一個側面說明,當下國展評審還缺乏權威性和學術性,或者國展評審的權威性和學術性還沒有真正建立起來。

劉恒在十屆國展論壇中闡述了評審權威性和學術性的進一步確立的問題。他認為,“大家談到當代書法,無論從積極的一面還是消極的一面,往往把原因歸咎到作者頭上。其實,展覽的最終結果不僅取決于作者的來稿質量,還取決于在評審方面如何選定更有權威的評審班子,在大量來稿中如何真正選出能夠代表當代書法水平的作品。比如跟風的問題、裝飾性的問題,一方面是作者本身的問題;另一方面是評委的選擇問題。有的作品在有些評委看來是優秀的、很有創造性的、很有思想的作品,但在另外一些評委看來可能是很幼稚、很粗糙的作品。因此,一個展覽的成功與否,一方面依賴于作者;另一方面也有賴于更高水平的專家型、學術型的評審隊伍?!保?/span>1)此論客觀公允,看到了問題的本質。

有人在比較十屆國展、第三屆隸書展、第四屆蘭亭獎(佳作獎)這幾次展覽的獲獎入展作品時,注意到這樣一個現象:在十屆國展中獲獎的作者,其相同書體的作品反而在隸書展這個專題展中只能入展,有的甚至沒有入展;在專題展中只入展的作者,其相同書體的作品在隨后舉辦的第四屆蘭亭獎(佳作獎)這個中國書法最高獎中卻獲大獎了。因此有人調侃“獲獎的不如入展的,入展的不如落選的”。應該說同一作者書寫的同一書體作品,在一定時期內雖然形式會有所不同,但藝術水平基本穩定。那么,是前者水平下降、后者水平提高的速度有如此之快嗎?可能性雖然存在,但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大家自然心里明了。這里導致結果變化的只有幾個相關的因素:即作者、作品、評委,作者和作品沒有變化,只有評委變了,結果就變了,所以,造成作品評審結果出現這種過山車式起伏的主要的原因可能還要在評委身上找。

鮑賢倫在第三屆全國隸書大展評審后感嘆:“從初評到終評,曾看中兩件心儀的不俗作品,準備到時提名優秀作品的,沒想到卻被集體打票淘汰出局了,審美判斷的見仁見智差異如此之大讓人耿耿?!保?/span>2)評委們集體無意識的選擇,最終的結果連評委自己也不滿意,可這并不是評審結果不公正,評審流程不嚴密的問題。第三屆全國隸書大展的評審,中國書協相當重視,選派了十來位評委參加評審,其中大部分是中書協隸書委員會委員,還設立了監委,聘清法律公證員,監督評審的全過程。鮑賢倫身為當代隸書名家,參加全國隸書專題大展的評審,遭遇這樣的無奈,發出如此感嘆,讓人覺得書法藝術的評審似乎缺乏學術標準,處于盲目混亂。這里應該能說明一個問題:要么是先生本人審美眼光偏差,把平庸之作當成不俗作品,要么是多數評委審美水平一般,導致了遺珠之憾。這就涉及到評委的素質和水平問題。一方面是作為評委需要具有能客觀評審作品的學術思想和專業水平;另一方面是需要評委具有能公正評審的道德素質和職業操守。簡而言之,既要有才,也要有德。有才無德不行,有德無才也不行。當下社會對于國展評審的反響顯然對這些方面提出了質疑?!安荒芡耆煿种袊鴷鴧f或哪一個具體評委,而是我們整個的評委成員構成已經非常欠缺學術性、缺乏專業素質和操守品德了,基礎出了大問題,大廈安得無恙?”蔡樹農認為,“哪怕是中國書協這樣的權威的書法機構,出于通盤大局考慮隨機聘請各地書協諸侯擔任全國書法大展大賽評委,花費巨額財力和人力,最終評選出來的作品一次又一次‘可憐’地遭遇罵聲一片?!保?/span>3)所言可謂是切中時弊,折射出當下國展評審中權威性和學術性缺失的現狀及其深層次問題。

二、評審權威性和學術性的建立

無論是國展的評審還是對于當代書法的評判,都需要建立一個完善的書法評判體系。在這個體系中,評審權威性和學術性確立是重要基礎,評判標準是重點,而對于評判標準的把握歷來是見仁見智的,取決于評委的水平和素質,因此,評委是這個體系中的焦點和關鍵一環,直接影響到評審的權威性和學術性。

評審權威性和學術性的建立,與評委身份本身無關,而與評委所具備的專業學術水平和道德操守關系密切。就基本而言,對書法作品作出正確評判,首先需要評委具備全面的審美眼光,這是評審學術性的基本要求。雖說術業有專攻,人們不能苛求評委一定要楷、行、草、隸、篆兼修,五體皆善全能。但人們有理由要求評委具備歷史、文化的修養和審美眼光,具備對各種書體的作品在技法、形式、藝術水平和文化內涵上的判斷和分析能力。否則,就不是個合格的評委。對于擔負評審重任的評委來說,最起碼各體書法知識修養要全面,即使不是自己所長的書體,也能分清優劣高下,而不能一無所知,評審起來一籌莫展,憑感覺瞎打分。當代書展,展覽大廳往往是被行草書體主宰,占據百分之六十以上比例,而行草書體中,又是“二王”書風在主宰著,造成每次展覽的作品面貌基本相同,到處都似曾相識。朱中原認為,當代書壇一個越來越明顯的現象就是偽二王書風的盛行。當然不只是偽二王,還包括簡單地嫁接、復制孫過庭、米芾、蘇軾、王鐸、何紹基等等,凡此種種的模仿、復制之風,實質就是一種偽古典。當代書法界對于古典主義的追求,已然成為一個總的趨勢。這種價值取向有它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是在具體操作過程中又出現了一些偏差。當代人對于古典的理解出現了浮淺化的趨勢,把簡單的復制和模仿等同于古典。所以很多學王之作,竟然出現了千人一面的現象。4)這是對書壇時風的客觀批判,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一方面是評委欣賞審美水平的局限,缺乏從書法史學、美學和文化的更高層面評判作品的能力,離開行草、離開“二王”就不知道如何評判作品的優劣;另一方面是評委思想認識與藝術觀念的狹隘所致。

同時,評委需要具有開明包容的藝術觀念。藝術需要百花齊放。要客觀地評判各種書體各種風格的作品,以作品本體的藝術水平為參照,標示出每件作品在當次展覽中的坐標點。不能以個人的好惡判斷作品的優劣。如在對待作品裝飾性問題上,有的評委一看到裝飾拼接的作品就反感,哪怕作品不錯也拿下,把藝術性與裝飾性對立起來;有的評委則看到簡單到僅一張白紙的作品十分感冒,字寫得再好也不要,把藝術性與形式感當做一回事,混為一談。裝飾藝術融入書法藝術是當代書法創作的進步,豐富了作品的形式美。但是在探索過程中,有的作品可能拙劣,有的作品表現優異,應該客觀看待,鼓勵探索創新,在評審中鑒別成敗。有的作者在藝術觀念上追求簡樸,所以不重視作品形式的裝飾。對于這些作品藝術水平的判斷取決于評審時評委的觀念和態度,需要分清本末,注重書法本體。在書體上,要放眼全局性,不能站在某專業委員會的位置,搞本位主義。有些評委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偏見,認為隸書只有漢碑才是經典,行草書只能學習“二王”,秦簡楚簡是諸侯小國的文字,不足以取法,漢簡也不要學。這顯然是缺乏歷史眼光、沒有從美學層面看待書法的表現。抱持這種觀點的評委可能占有一定比例,久而久之便成潮流,成為時風,這也是中國書壇幾十年來“二王”盛行的原因之一。藝術觀念的偏頗和美學思想的貧乏,必然影響評審時的判斷。簡牘書體也許不是書法的主流,但要允許和鼓勵學習探索,對具有較好水平的簡牘書體的創作作品應當留有一席之地,讓古代文字和書法文化得到全面的傳承,讓書展和書壇呈現百花齊放的景象。否則,秦楚簡牘、龍山彩陶這些歷經幾千年才得以重見天日的中華古老文化,只能在博物館里呆著,慢慢陳腐朽化,不要多長時間又可能再次面臨消失甚至真正遭到滅絕。與其如此,還不如不要發掘出來,讓它們埋藏地下留待后世子孫們再發現繼承。

藝術觀念要更新,要與時俱進。評委雖功成名就,也需要不斷學習,掌握新知識,更新舊觀念,才能跟上時代的變化和藝術的發展步伐,使自己對評審保持應有的學術性水平。全國性書展對于書體書風具有導向作用,正因此,國展的評審就需要以歷史的眼光,在書法史學的層面,觀照到各種書體和書風的全面繼承和發展,堅持傳統經典的方向,同時兼顧到中國文字發展歷史中的各個時期、各種面貌??v觀幾千年中國書法歷史,每個時代都在對歷史進行豐富和刷新,清末民初至今中國文字的許多重大發現,把此前的書法歷史顛覆的面目全非,改寫了書法史學,將書法帶進了一個有別于魏晉以至唐宋的全新時代。有的評委只關注過去史籍上的那些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不關注新發現、新出土的書法文物和古代優秀作品,對于近十來年間出土的秦、楚簡牘知之甚少。如隸書的波磔問題,對于關注過隸書發展歷史的人來說不難看出,隸書在戰國、秦代及漢代初期的秦隸階段是沒有明顯磔筆的,并非當代某一名家的創新創造,波磔這個特征是進入西漢中期以后在漢隸的成熟演化過程中被強化。當下一些書家為追求古樸不寫磔筆,顯然是屬于傳統范疇,既使作品更加高古,又不失傳統??捎行┟?、評委不能理解,不知其所以然,主觀臆斷地以為是作者故作姿態,把作者追求傳統風格當成跟風現象,讓人費解。究其原因,這還是評委觀念陳舊,缺乏書法美學和史學的視野高度所致,使評審的學術性受到影響。

再者是評委需要有良好的思想文化修養、獨立的藝術思想和獨特的文化眼光。這是展覽評審學術性的根本要求。一件書法作品的藝術水平包含著技法、形式和思想文化層面的內涵。優秀的書法作品除了好的技法表現和出色的作品形式外,還要具備豐富的思想文化內涵。當代書法,并不缺乏技術形式層面表現出色的作品,也不乏既具技術形式,又兼具思想文化內涵的優秀之作,但如何發現后者,并在國展評審中勝出,就需要大多數評委的評審具有學術性。有些評委只能看到作品中技法和形式層面的內容,看不到作品所包含的文化性和思想性。其實,在對一些優秀作品進行評判時,特別需要評委有文化的修養和思想的眼光,才能透過作品技法和形式的表象,看到作品的歷史、文化和審美內涵,否則優秀作品也很可能被棄之一隅遭到淘汰。當下的書法作品在技法與形式上大多數很難分出伯仲,而在文化與思想層面則可能存在霄壤之別。如書法界多年來提倡作者自作詩詞文賦問題,一旦作者真正書寫自己的詩詞文賦時,如果評委缺乏文化修養就會影響評判水平,即使是優秀之作,由于難以拿捏準分寸,干脆就不投票了,使這類作品在本該加分的項目上遭到減分甚至淘汰。正如古人所言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馬縱有千里之能,然懷才不遇,也難逃埋沒的命運。于是,書法界年年都在抄寫古詩詞賦,抄錄前人書論,以求能夠減少失誤。對于作品格調和境界的判斷,更是需要評委具有良好的思想道德和傳統文化修養,才能分辨作品格調的優劣、境界的高下。只有具有藝術思想和文化眼光的評審隊伍,通過具有學術性的國展評審,才能真正評選出能夠代表當代書法水平的作品,才能逐步將當代書法引導走上具有藝術性和文化性的發展道路。

要堅持藝術評審的客觀公正,這是評審權威性的本質要求。評審的公正一方面表現在學術標準上,需要評委對作品的技法、形式、文化內涵等能夠站在書法史學、美學和文化的高度進行全面客觀的評判;另一方面表現在道德標準上,需要對參評參賽作品一視同仁,堅持公正原則。有些評委越過道德底線,評選作品唯關系和利益是舉,評審中所選之作多是自己的門生、朋友等各種關系的,不僅如此,還為他們拉票,在藝術的評判中夾雜進利益的標準,放棄公正原則。在過去的年,有些省承辦的全國性書法展東道主現象十分嚴重,一個入展三四百件作品的全國性展賽,東道主一省的入展獲獎作品就占據六分之一到五分之一之多;有的參展獲獎作品從技法、形式到內涵均無出彩之處,表現業余,卻也登上了國展大雅之堂。這種情況偶爾出現或許是巧合,而成為常見現象之后,評審的公正性令人質疑。這看似一次展覽的問題,實則折射出當代書壇的混亂和陰暗面,說明評審的腐敗和監審的不作為,對于中國書協業已建立、成果僅存的評審權威性造成難以估量的破壞。要建立評審的權威性,這種種不正?,F象必須得到遏制和糾正。

三、當代書法評判中藝術性和文化性的關注

面對當代書法創作現狀,探究當代書法與文化的關系,在繼承傳統與藝術創新的追問中,反思當代書法的文化意義,問題顯而易見。當代書法評判應置身于廣闊的中華文化歷史視野中,關注到藝術性和文化性問題,在技法和形式的基礎上,從更高的書法史學和書法美學層面去評判作品的優劣高下,這樣的藝術評判才具有歷史高度和文化意義,才有可能經得起歷史檢驗。但是,恰恰在這點上,成為當代書法評判的盲區,也導致了當代書法創作方向上的迷茫。

如何看待傳統繼承和藝術創新?這是當代書法評判中的核心問題。繼承傳統是基礎,也是責任,沒有傳統的繼承,藝術創新就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當下書壇提出要創造經典,這是對當代書法藝術發展的良好愿望和遠大理想。書法藝術必須超越技法和形式的層面,走向文化性和藝術性層面上創新創造的境界??稍诋斍昂螢榻浀?、如何創造經典是個重大而嚴肅的課題。經典作品必須以作品藝術水平的高度來決定。當代書法與經典作品或許還有較大的差距,主要表現為作品文化含量的不足,要創造經典我們還有很長的路程要走。我們既不能急于求成,在矮子當中拔高子,以獲獎論成敗,或以“頭銜”、“名氣”論英雄;也不能把那些將傳統法帖寫得“夾生”的作品當成是創新和經典,而把繼承傳統經典的優秀之作看成是書奴字匠而打入另冊;更不能總是墨守陳規,認為只有過去史籍中所列的才是經典,必須亦步亦趨,而不能越雷池一步。經典作品不是通過展覽比賽命名的;也不是靠占有社會資源擁有話語權或者花錢購買媒體廣告吆喝出來的;更不是在書法江湖中論資排輩的結果。經典需要憑借較高的藝術水準獲得人們的廣泛認可,需要經過歷史的檢驗和文化的認定。從這個意義上說,當代書法是否創造了經典,只有留待后人評說,當代人并沒有評判的話語權。如果當下人們硬要說自己創造出了經典,企圖先入為主,那只能是當代人淺薄狂妄的自吹自擂,將成為后世的笑柄。這些問題當前書法界不能也不可能建立一套具體詳細的評判標準,供人們照本宣科地對照,而需要運用自己的思想眼光和藝術智慧在評審評判過程中靈活的考察與理性地把握。

如何站在書法史學、美學和文化層面看待書法創作是當代書法評判中至關重要的問題,它決定著評審學術性水平的高低,關系到評審權威性的建立,影響到當代書法藝術性和文化性的發展。書法之所以成為藝術,并不是漢字形式化的結果,是漢字在創造和衍變過程中所固有的藝術性和文化性所給定,是由幾千年書法藝術發展史及其所承載的中華傳統文化內涵決定的。書法是中華文化之根,文化是書法藝術的靈魂,其中所蘊含的美學內涵豐富多彩。歷史是一面鏡子,以史為鑒,透視當代書法現狀,最為突出的問題是技法至上、形式主義盛行,而不注重從史學層面關注書法,文化精神被邊緣化。十幾年前,沈鵬先生就認為書壇存在“專業化淡化書法文化,書法從廣闊的文化領域退到書法自身,追求外在的形式感與點畫的視覺刺激,減弱了耐看性與文化底蘊。原有的詞翰之美消減了,文人氣息弱化了,書寫中刻意多于無意、隨意,若干優秀之作,可以稱作機智與靈巧,卻達不到古人那樣的智慧風范?!保?)筆者深有同感。今天,這種現象更是愈演愈烈。當代書法創作所關注的重點是如何能夠使作品在國展中入展、獲獎,在書法院校,形式成為一門重要的專業課。對于形式和技法的學習把握如同機械式的運動,進入程式化操作,這本無可厚非,但不能回避文化性問題,忽視書法對社會大眾的文化關懷,把書法發展和藝術創作停留在技法學習和臨摹創作的程度。在國展評審中,往往把形貌酷肖經典法帖的作品當作成功之作,給予入展、獲獎的榮譽,卻沒有進一步追尋書法藝術的文化脈絡,從書法史學和美學高度來評判作品的成功與否。凸顯的是當代書法標新立異的浮躁心態和急功近利的功利思想,使當代書法實質上處于一種形而下的技術形態,而沒有真正成為形而上的文化藝術。文化的式微是國展評審在學術性上的嚴重偏差,以致于當代書法一直停留在技術和形式的表面而難以進入文化性內涵的縱深。當代書法還停留在關注過去書法經典的視角,沒有放眼書法歷史的廣闊視野,書法發展的目的是為了傳承和發展中華文化,以文化和藝術對社會給予人文關懷,而不是僅僅為了學習書法經典作品的形體和技法,為人們加入各級協會創造條件,大批地生產文化營養不良的書法家。否則,當代書法將與中華文化漸行漸遠,歷史漸漸失憶,當代書法的藝術性將不斷沙化,文化性將面臨撂荒。技進乎道,國展評審應當拓展文化視野,以更寬廣的歷史、審美和文化眼光審視作品,才能選出真正代表當代書法水平的作品來,并引領和推動當代書法創作向文化回歸。

誠然,影響書法評審權威性和學術性的因素很多,社會大環境的影響讓整個社會的思想意識和道德觀念發生變化,其對書壇的滲透使從評委到作者的社會人群都受到沖擊,一些人出現道德錯位、思想浮躁等問題,客觀存在的現實弊端自然成為中國書協的無奈。當代書法評判問題涉及面廣,當代書法理論的蒼白、書法批評的失語與書法創作的得失共同構成了當代書法的現狀。書法創作范疇的國展評審僅是其中之一。單就這一問題來看,也不能僅從評委身上找原因。要研究和完善對評委的選拔和監督、考評機制,甄別、清除評審隊伍中的南郭先生,讓濫竽充數者下,讓德才兼備者上;要進一步完善評審機制,改進投票簡單多數定勝負,建立專家評委制度,讓德才兼備的權威學者擁有一票提名和否決權;要探索增加學術合議程序,讓評委們在交流中尋求審美共識;還需要從中國書協體制等深層次問題上尋求題解,打破官僚體制,回歸學術本位。要構建起當代書法的理論體系和藝術批評,讓書法理論研究與書法創作同步,讓真正的書法批評發言;要凈化書壇因社會環境造成的負面影響,開展書壇反腐,接受媒體和社會大眾的批評和監督,建立起擇天下優秀作品而選之的國展評審機制,確立國展評審的權威性和學術性。當然,作為書法創作主體的作者,更需要以弘揚傳統文化、克已修身為目標,克服浮躁思想和急功近利心態,抵制造假、槍手、賄賂等不法不道德行為,不走歪門邪道,沉靜下來,潛心加強傳統學習和道德修養,提高藝術水平,創作出真正具有藝術和文化含量、體現當代書法水平的作品,以此接受評委的評審和時代的評判。

陳洪武先生曾指出,“現在,大家在期待著一種新的平臺機制的建立,是因為目前的評審機制往往把一些個性鮮明的、藝術含量很高的作品淘汰掉,怎樣解決這個問題,已經鮮明的擺在了中國書協面前,我們必須拿出精力、人力進行調配、聽取各方面的意見,改進我們的評審機制,使之更適合書法發展的需要?!保?/span>6)今天我們看到了變化,還值得期待。如同交通秩序,如果沒有交通法規的完善或新法規的出臺來提供法制保障,沒有監管機制的建立和執法管理的到位,任由中國式過馬路現象存在,大家都隨波逐流無視信號燈的指揮,那么,素質再高的人也無法獨善其身,整個社會的交通只能陷入無序。書壇也然,無論是否建立新的平臺或者建立何種平臺,都需要從根本上建立評審權威性和學術性,建立起當代書法評判體系,對國展的評審乃至于對當代書法評判才具有藝術和文化的高度,當代書法才能肩負起對于中華文化繁榮發展的歷史擔當。

注釋

(1)《書法導報》2011年11月16日“‘十屆國展’論壇綜述”

(2)《全國第三屆隸書大展作品集》尾頁

(3)《美術報》2013年2月2日 “‘膨脹’背后是什么”

(4)朱中原:《當代書法的偽古典偽貴族與偽平民化》(《美術報》2013年9月21日

(5)沈鵬:《傳統與“一畫”》(《中國書法》2003年第六期)

(6)《書法導報》2011年11月16日“‘十屆國展’論壇綜述”

作者簡介

唐紹祿,男,1963年2月生,江西省瑞金市人?,F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江西省書法家協會理事、江西省美術家協會會員、瑞金市書法家協會主席。

劉帥,男,1987年2月生,山東濰坊人,就職于江西省文聯省書法家協會。

協會新聞

協會動態

電話: 0791-86269826 傳真: 0791-86269826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八一大道371號 E-mail: 375469950@qq.com
版權所有:江西省書法家協會 贛ICP備12006084   技術支持漢邦互動
黑人巨鞭大战丰满少妇|黑人强伦姧尺寸太大|黑人强伦姧尺寸太大视频|黑人强伦姧人妻日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