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理論研究?>?百家爭鳴

藝不器用 | 于有東 李今卓

江西省書法家協會2022-04-19超級管理員

摘要:近年來,各大藝術門類考學熱潮持續高漲,各類院校藝術類學科的擴展和招生人數的增加,特別是藝術類碩士研究生復試分數線的屢屢攀升等,均引發了較多的討論和爭議,藝術類考學格局也在社會對藝術類人才的低需求下發生了新變?;凇耙运嚍橛谩钡男睦?、分數線連年攀升的成因、未來藝術學科建設的進路,本文嘗試強調藝術學科教育需要直面社會需求,強化高校藝術類學科”專業本體“建設,并提倡“藝不器用”,使其回歸“無用之用”。

關鍵詞:藝術類  分數線  研究生  器用  


  “抱乎不器之器,成乎有用之用?!彼囆g的興盛繁衍出典章禮義,包羅萬象的度量涵詠著千古史跡,而也在近年愈演愈烈的藝術類考學熱潮中,成為了處于高壓下的學子進入更高學府的機樞。自3月11日,2022年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國家分數線”發布,藝術類學術學位、專業學位a類錄取線361分,b類351分,位居學科第二,藝術類學科因其固有的“重技巧、輕文化”的印象,引發了眾多學者專家的討論。作為全國統一招生考試中一條與眾不同卻人滿為患的門徑,以往的輕松簡單與如今分數之高、“上岸”之難之間形成了強大的拉力,使人不敢等閑視之。而藝術卻不應被當作獲取學歷與名利的捷徑,固然可以與當代社會現狀接軌與適配,但同時更應對其保有“不器用”的態度,使其成為“無用之用”。


一、“以藝為用”的混沌心理

  藝術類考學的火熱誕生于藝考培訓中對“藝術家”的批量化生產,這樣的“生產”活動緊鑼密鼓且行之有效,成為了對學歷保有期待且成績欠佳的學子升學的救命稻草,而隱匿于“附庸風雅”背后的問題也逐漸顯露。

  在以學歷為追求的前提下,對于未來的“物”在家長與孩子對藝術道路選擇的懇切中集體逃逸。此時唯有升學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便從音樂、舞蹈、美術、書法等科目中選擇一門,無論是否有基礎,都希望通過短期集訓以達到理想的效果,同時在省統考與??贾腥〉煤贸煽?,寄托于金錢的投入以及短期的效應達到以藝術入學的最優境況。這樣的效果使其既無法抗拒,而又樂在其中,于是逐漸忽略了畢業后專業與社會需求脫節的現狀。專家學者們的討論主要集中在:一是藝術人才的泛濫會導致社會人才結構比例的失衡,二是社會對藝術型人才的需求與其實際存在的人數不成比例,三是當藝術類考試成為“捷徑”的時候磨滅了個體的本性。這些問題長期潛隱于絢爛的藝術技藝、美好的校園生活的背面,當藝術類考學分數線屢屢攀升,通往更高學府的獨木橋越來越窄,畢業后就業趨向錯位之時,逐漸暴露無遺。家長與孩子對現實的妥協以及對未來的無措逐漸成為一個預言,雖然無法一一驗證,但難以達標的就業率無疑是一個警示。

  在畢業之際,曾經以為“器”用的專業隨之變為就業的累贅,社會的低需求成為了就業中最大的阻礙,如教師招考,音體美等學科教師需求遠不及對語數英老師的需求。此時形體、口才、裝飾、圖像等這些與附加于專業之上的因素成為了藝術學專業畢業生的主要優勢,多轉而從事電商主播、模特等工作。藝術學科早期被灌注了過多世俗與欲望的砝碼,四年的專業訓練卻沒能在就業中運用,這無疑與藝術教育理念初衷產生了較大偏差,同時也逐漸消解了學生內心對于藝術的寄托。

  與就業難相伴的,是藝術類考學的標準的逐漸提高,在2021年國家教育部出臺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普通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招生工作的指導意見》中指出“高考文化課成績所占比例原則上不低于50%”,“在現有要要求基礎上,因地制宜、分類劃定、逐步提高藝術類各專業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最低控制分數線”,文化課成績的加碼增大了考生的壓力,混雜著前途未知的迷茫,焦慮、悲觀充斥著考生的內心,“藝術類考試就應該將文化課標準降低”這一觀點來源于藝術類考試中長期以來不合理的價值趨勢與潮流,高學歷與低標準、重實踐而輕文化之間本就充滿著種種矛盾與沖突,這導致了社會長期以來充斥著對藝術生文化水平的指責、形成了金錢堆砌與投機心理操運之下的灰色地帶,理想與現實間的分裂感,使身在其中的學子一方面要提高藝術水平,一方面要在復習文化課時應對社會的刻板印象,在夜不能寐的境況下充斥著對未來的焦慮,甚至在長時間對文化知識的排斥中,進一步弱化甚至放棄文化課的學習。

  而文化課分數占比的提高,有利于使家長與孩子面對藝術高考時也在標準的提高下容易回歸理性。既保證了藝術類院校生源質量,也使得學科建設得以良性發展。


二、“以藝為體”的虛高分數

  藝術類考研國家線位列第二引起人們的驚訝,也側面反映出藝術類專業學生給人以文化水平低的固有印象。所以分數線接近并超越文史哲等專業時,激發起討論的熱潮,出現了以下幾種觀點:一是藝術類研究考試“僧多粥少”;二是大量“文化生”轉向考取藝術類研究生,引起了分數的“內卷”。這兩種觀點都較為合理,但“僧多粥少”是整個研究生招生考試的共性,分數線的提高也有利于錄取結果的公平;第二個觀點具有獨到之處,但在整個藝術類招考中,這種現象畢竟是少數?;蛟S導致藝術類分數線提升的更為重要的原因則在于學科屬性的特殊。

  藝術學科涵蓋廣泛,如音樂類有民樂、作曲、聲樂等專業方向;舞蹈類有民間舞、國標舞、爵士舞等專業方向;美術類則有國畫、油畫、書法等專業方向。無論是專碩還是學碩,既有專業相關理論科目,也有專業實踐類科目(有些實踐考核只在復試中進行),專碩更多的是現場實操,而學碩則傾向于專業理論考察。這樣的考試方式與大多數文史哲專業考察方式有較大差異,也就導致了評定標準的不同。各個院校根據其自身情況在招生上呈現出不同的特點,自主命題加上政治、英語全國統一命題兼顧了藝術類招生考試的自主性和規范性。

  藝術學科對于創造力保持著較大限度的開放性,專業理論素養與實踐功底是其考察的核心,所以論述題、自主創作題自然占據更多的分數份額,當考慮到考生自主思考的本體性與試題的靈活性,便難以通過細分的差別分出高低,分數所象征的往往多表示為等級,于是為拉開差距就形成了較大的分數跨度,如此,許多高分便自然而然產生了。同時加上招生人數有限,提高分數線并不奇怪。所以以單一視野、單向理解將文史哲等學科與藝術學學科做簡單的橫向對比,將學科的特殊性擱置與淡化,于是網絡上出現“呼吁出臺政策禁止文化生跨考”的言論,造成“藝術生”與“文化生”的對立與爭執,藝術類考生的焦慮轉移給了對文化生跨考的責怪,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產生的失落在指責分數線攀升中投影和賦形。

  雖然分數線提升,但研究生考試的公平性不容置疑,水漲船高,不變的是考生的復習程度與對考試規則的適應能力。但與此同時,分數虛高的現象,也需要高校教師警惕其中代表的的信度與效度,不斷優化命題形式,健全考試流程,并規范擬定評分細則,以確保更好地考察出學生真正的知識水平,控制評卷誤差,避免出現分數線大幅度的漲落。


三、“以藝為道”的發展進路

  當藝術學考試引發越來越多討論,藝術類人才培養出現與社會需求不匹配的艱難現狀時,我們要意識到,無論藝術是如何包羅萬象,當代逐漸從藝術中升學、獲利的現象不能不加以重視,否則藝術考學終究會因過度的價值賦予走向衰涼,所以需要不斷調節與構建“以藝為道”的尺度與邊界。

  藝術類考學熱需要正視,因為它有利于提高藝術類學生的受教育程度與綜合素質。更高的學歷與文憑,這無疑對于一個人未來的發展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也就是在高昂的培訓費用之下,依舊對家長與孩子有不小吸引力的根本原因。無論最終能否堅持熱愛藝術并以其為職業,高等學府自然能夠通過教育、環境與學風熏陶出更為全面的人才,在新的人生起點上收獲知識和技能,這將使其受益終身。所以當藝術學學歷成為學子的“跳板”時,如何保證學生的全面發展,在積極的態度下掙脫文化課的短板與就業困難的壓制,藝術學院校需要不斷優化教學設置,制定并推行盡可能合理的課程安排。加強專業實踐技能的同時強化美育,培養學生一定的學術能力,在專業核心課程中把握實踐與理論的平衡,并以社會需求為基礎進行外延,如教育學、美學、哲學、史學、漢語言文學、經濟學、社會學等,避免單一學科的閉門造車,使學生在畢業后增強就業競爭力。

  藝術類教師隊伍建設需要加強,因為藝術價值評判標準相對模糊,教師指向常常決定了學生的藝術潛能可開發程度。與不斷提高的招生標準相適配的,是更為專業的核心教師隊伍建設,優化教師年齡結構、學緣結構,不斷強化教師的專業培訓并促進各學院課程間的溝通與融合,使其具有更好的“增長力“,也是藝術類人才培養的重要“支撐力”。

  藝術類教研、交流的展開需要“切實如需”,因為藝術關聯人的真情實感,“虛情假意”會吞沒藝術的生命。在此前提下,同時以嚴謹的條文制度,明確學科的價值旨歸,教學目標、教學計劃的規范化,應用性課程與理論性課程并重,與就業能力培養相銜接,同時保證課程內容連接學術的前沿性,不斷完善校內實驗與實踐條件。高校藝術類學科教學目的并不在于培養出千萬名藝術家,而在于通過系統化的專業訓練使學生成為具有相應專業素養與應用能力的合格人才,這既是高校藝術類教育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最理想的境界。至于藝術家的長成,嚴格意義上說,關鍵在個人稟性、天賦和際遇,而非學校教育。研究生教育的核心在于穩定的專業知識的生成與應用,教育規模需要與社會上人才需要相適應,研究生的培養寄寓著學校、家庭、社會的發展與希望。藝術領域人才的泛濫會形成經濟與社會科學發展的桎梏,藝術類考學分數線的提高也意味著后疫情時代社會對高層次人才的需求,使研究生的選拔日趨嚴格。所以藝術終究不能過度地以為“無”用,而應該回歸理性,回歸于合理的向度?!吨袊逃F代化2035》所提出推進教育現代化八大基本理念之一,就是更加注重因材施教,“優化人才培養結構,綜合運用招生計劃、就業反饋、撥款、標準、評估等方式,引導高等學校和職業學校及時調整學科專業結構”。同時注重對于應用型、復合型、技術技能型人才的培養比重,這就意味著當下的教育模式需要與社會需要相適應,培養為社會所用的人才是高等教育的關鍵,所以調整藝術人才過剩的舉措是社會需要使然,也是各學科門類穩定發展的必然要求。

  對現實的焦慮,對未來的無措,構成了許多學子以藝術學科“曲線升學”的傳統,其中隱藏的社會壓力成為其生長的根脈。大量藝術培訓機構的成立以及長期“借道”需求下對現實的躲避所養成的趨易避難的心理,成為了藝術類考學繁榮的“原動力”。而部分院校相對松散的管理制度以及尚未健全的教學培養模式難以培養出適應社會需求的人才,社會的高要求、家長的期冀、自我內心的不甘使部分藝術類考生在人滿為患的獨木橋上成為“選擇”下的犧牲品。如是觀之,當藝術的物質屬性逐漸被引為“器”用的同時,需要引起大眾的警惕,重新思考藝術、社會、考生之間的關系。藝術并不是保證無數學子一生無虞的港灣,而是在俯貼大地后仰望的星空,所以“藝不器用”,藝術需要在自我內心對美的感召下發揮其“無用之用”,回歸純凈、真實、不事雕琢的藝術境界。




協會新聞

協會動態

電話: 0791-86269826 傳真: 0791-86269826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八一大道371號 E-mail: 375469950@qq.com
版權所有:江西省書法家協會 贛ICP備12006084   技術支持漢邦互動
黑人巨鞭大战丰满少妇|黑人强伦姧尺寸太大|黑人强伦姧尺寸太大视频|黑人强伦姧人妻日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